笔趣阁 > 超品风水师 > 第九百四十二章 修炼之途

第九百四十二章 修炼之途

左非白并未插手三人之战,而是在一旁看着,因为他发觉自己已经没法插手,比之剿灭百兽门之时,谢安之的身手也强大了不少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祖师爷……古会长和谢部长……看样子并不比那魔修弱多少啊,他们也同样是先天高手吧?”左非白有些不解的问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天师元神轻哼一声:“你仔细看看那两人,眉心处,有何异样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左非白凝神看去,有些挤惊讶的看到,古轩辕眉心,有一朵青色莲花光影,而谢安之,确实一道白色剑刃光影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……什么?古会长是一朵莲花,谢部长是一道剑刃……”左非白喃喃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天师元神笑了笑:“这就是修炼路途之别了……这两个老家伙,不简单啊,能够在元气稀薄的人间界破境成为一品修士,太不容易了,这两人,一为道修,一为武修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左非白讶道:“您是说,古会长,是一品道修,谢部长,是一品武修?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错,只要破境成为修士,眉心便会有相应的光影印记,做不了假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说来,修士分为三类么,道修,武修,还有……魔修?”左非白问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不,不止三类,或许不久,你就会遇到其他路途的修士了,不过,本座在想,那魔修定是从地界过来的,他是如何穿过界域之地的……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界域之地?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所谓界域之地,便是指天、地、人三界的交界区域,如果想要跨界,必须通过界域之地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说来,修真之人飞升仙界,也要通过界域之地了?”“呵呵……你不懂,寻常飞升,入的便是界域之地,想入天界,没那么简单。这些事,你以后,自会知道,只是……如果如今地界魔修已经能够进入人界的话……你恐怕要提


        前跨界了!”


        左非白没有再说什么,他今日,收到的信息量有些大,需要消化消化。


        场中,古轩辕和谢安之已经完全压制住了魔修,魔修已是遍体鳞伤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嘭!”


        一声闷响,古轩辕一掌击中魔修前胸,魔修一个踉跄,被谢安之在身后一拿,按倒在地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来到这里的,目的是什么?”古轩辕上前问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想到这里也有修士,是我们大意了,不过……事情还没完,我会复生的,会复生的!”
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魔修全身上下忽然燃起黑色火焰,谢安之赶紧松手跳了开来,古轩辕也推后了几步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家伙自烬了!”谢安之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古轩辕点了点头:“这下麻烦了,他……不是人间界的人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谢安之也点头道:“不错,这下,事情大条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走,先去看看武侯墓的东西。”古轩辕说完,看了左非白一眼:“左师傅……一起来吧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三人回到火起之处,火势已被熄灭,诸葛青跪在跪坐在地,双目有些涣散。


        虎村的人已经控制住了司马长天,司马长天神情颓丧,亦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
        左非白等三人,已经顾不了其他,赶忙去查看文物的损失。


        所幸的是,武侯墓之中的文物都不是凡品,自有气场保护,虽然有些损伤,倒不至于损毁。


        古轩辕呼出一口气:“还好损失不算太大,幸亏及时赶到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诸葛青眼神怨毒:“司马家,我和你们拼了!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可!”古轩辕按住诸葛青:“先问清楚再说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古轩辕看向司马长天:“这位小兄弟,究竟是怎么回事,还望你能从实道来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司马长天看了老村长一眼,村长点了点头,于是,司马长天便将事情娓娓道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原来,那魔修辗转找到了他,利用他年轻气盛的弱点,诱导他前去盗了武侯墓。


        听完了这些,众人每天紧皱,古轩辕与谢安之对视一眼,说道:“依我看,这是有人想要刻意扰乱玄学界,想要乘虚而入啊!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不错。”谢安之点了点头:“今日起,都要打起十二分精神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司马村长向两人拱了拱手,有些惭愧道:“诸位,实在抱歉,吾等不察,让贼人趁虚而入,吾等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,希望可以尽力赔偿损失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左非白道:“回到西京,我会联系乔真乔老,还有佛磊大师,看看能否尽力修复文物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古轩辕喜道:“如有二位大师出手,再好不过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诸葛青闻言,对左非白鞠躬道:“一切全靠左师傅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左非白扶住诸葛青:“不必多礼,卧龙先生,华夏无人不爱戴,我能略尽绵薄之力,已是荣幸,更何况,我想二位大师也定然乐意参与此事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此间事了,众人回返,司马家也出力运送文物,当然,司马长天虽是受人蛊惑,却也难逃法律的制裁。


        与此同时,费律宾小岛之上。


        蒋洪生盘膝坐在法阵之中,正在修炼,他浑身剧烈颤抖,汗水涔涔而下。


        姬幻坐在一旁喝茶,仿佛事不关己。


        只见蒋洪生七窍之中都缓缓流出血来,姬幻仍是不管不顾。


        接着,蒋洪生皮肤之上,也从全身毛孔之中溢出血来。


        忽然,“嗡”的一声轻响,蒋洪生眉心之处,赫然亮起一束紫色魔焰光影。


        直至此时,姬幻方才侧目,“呵呵”一笑:“破境了,不错,只是耗费了你的寿元,不后悔么?”蒋洪生擦了一把脸上的血迹,狞笑道:“不后悔,只要能够让左非白血债血偿,一切都是值得的,而且,您也说了,只要能够修炼到一定的境界,此时所耗费的寿元,便不


        值一提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说的也是。”姬幻笑了笑:“那么,今日起,我便可以教你一些魔修的手段,相信很快,你就可以得偿所愿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蒋洪生大喜磕头:“弟子拜谢师尊!”


        再说左非白,终于回到了非白居。与欧阳诗诗团聚。


        平日里,欧阳诗诗是住在自己家中,不过,若是左非白回来,欧阳诗诗也会来非白居住。


        眼见欧阳诗诗小腹已是微微隆起,左非白喜道:“已经有些等不及看到小家伙了,你说,他是像你还是像我?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自然是像我。”欧阳诗诗傲然笑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也是,你颜值高,像你最好,呵呵”左非白笑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说正经的,小左,有没有想过,孩子出生,叫什么名字?”欧阳诗诗忽然问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左非白一愣:“名字?这还真没想过”


        欧阳诗诗一撇嘴,嗔道:“这么重要的问题,都没想过,我很怀疑,你是不是一个称职的父亲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左非白挠了挠头,笑道:“最近不是忙嘛,更何况,距离小宝贝出生,还要几个月时间,我得好好考虑考虑不是?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大风水师,起个名字,还能难得住你么?”欧阳诗诗笑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左非白一笑,上前搂住欧阳诗诗:“起名字呢要看生辰八字的,不知出生时的具体时辰,也不行啊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麻烦,我帮你出个主意如何?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啊,老婆大人的高见,小道洗耳恭听。”左非白装模作样的拱了拱手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得了,正经点儿,认真的。”欧阳诗诗道:“叫左欧阳,怎么样?简简单单,咱们俩的姓氏组合,而且男孩儿女孩儿都能用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左非白想了想,点头道:“左欧阳,这名字也不错,就听你的,名字嘛,代号而已,对了,若是双胞胎,那么就一个叫左欧,一个叫左阳好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去你的,还双胞胎,尽想些好事,受罪的是我好不好?”欧阳诗诗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大功一件,都听你的便是。”左非白揽住欧阳诗诗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接下来的两个月,算是风平浪静。


        除了有时候,左非白会去左道集团转转,指导一下萧金水和袁宝等人,其余时间,则会陪伴欧阳诗诗。


        左道集团的生意还是异常的火爆,不过,左非白的原则是,不会轻易接活儿,更不会做些伤功德的事。
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风水一道,本就玄妙,乃是泄露天机之事,更有甚者,逆天改命,伤及自身,不然,也不会有五弊三缺之说。


    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林威来了。


        林威是左非白在闫安折服的年轻人,修为与玄学之道都有相当不俗的水平。


        林威的到来,对左非白来说,也是一大助力。


        左非白给林威在左道集团安排了职位,也在非白居之中安排了住处,林威自是感激涕零,心中暗暗发誓,要好好报答左非白。


        另外,闲暇之时,左非白也没误了修炼,见识了虎村之战,左非白意识到,即使是在人间界,他的修为,也算不上是顶级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左非白没什么争雄之心,但为了保护自己身边的人,实力,也是必须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这天,左非白正在和林威一起钻研拳脚功夫,电话却响了,是萧金水打来的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喂,萧师傅,有事么?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事,左师傅,我师兄来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苏老?”左非白微微一惊:“他老人家在哪?”


        萧金水的师兄苏劭,是华夏玄学界的大人物,德高望重,左非白也是十分尊重的,此时听闻苏劭来了西京,左非白自然十分上心。
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没到,他说,会带个人来见您,您看,是安排在集团,还是您那里?”


        “自然是非白居,我亲自去接。”左非白道。


        联系好了时间,洪浩开车,左非白亲自去机场,接到了苏劭。


        同行的,还有一名银发老者。


        老者微胖,精神头很好,目光深邃,穿一身黑色唐装,气度不凡。“您好,左师傅,久仰大名,我是贝海明。”

  (https://www.biqugex.com/book_62573/11643078.html)
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biqugex.com。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biqugex.com